轉播到騰訊微博
馬英九就釣魚島爭議提出五點東海和平倡議

 

資料圖:臺灣領導人馬英九

就在釣魚島爭議持續升溫之際,馬英九5日拋出“東海和平5點倡議”,引起島內外關注。有媒體分析稱,馬英九此前一度被認為在保釣議題上不夠積極,此次對日本主動提出“東海和平倡議”這樣一個新的概念,也是想在保釣上展現作為的重大宣示。島內學者認為,“東海和平倡議”可使臺灣在釣魚島問題上的立場主張不被邊緣化,并稱這是讓國際“有感”的作為。

呼吁研訂東海行為準則

據臺灣“中央社”5日報道,馬英九是在當天上午出席“中日和約”生效60周年紀念活動上提出“東海和平倡議”的。所謂“中日和約”,是指二戰結束后臺灣當局和日本于1952年4月28日在臺北簽訂的和約,當年8月5日雙方換文生效。馬英九致辭時稱,他上任以來致力推動與日本的友好關系,臺日關系是40年來最好的時候,接著話鋒一轉,稱最近看到日本在爭取釣魚島主權方面可以說是動作頻頻,讓他感到相當憂心。馬英九說,他從大學時代就開始關心釣魚島主權問題,當時參與了保釣運動,40年來始終如一,以后也是如此;不論從歷史、地理、地質、使用及國際法來看,“釣魚臺(臺灣稱釣魚島為釣魚臺)列嶼都是臺灣的屬島、中華民國固有領土”,這一點不容置疑,且現在在行政區劃上屬于臺灣省宜蘭縣頭城鎮大溪里,關系和臺灣非常密切。馬英九稱,考慮到雙方目前的爭議,導致東海和平與安全可能陷入不穩定狀態,所以他提出“東海和平倡議”:第一,相關各方應自我克制,不升高對立行動;第二,相關各方應擱置爭議,不放棄對話溝通;第三,相關各方應遵守國際法,以和平方式處理爭端;第四,相關各方應尋求共識,研訂“東海行為準則”;第五,相關各方應建立機制,合作開發東海資源。馬英九還說,“國家主權無法分割”,但天然資源可以分享,各方應承認爭議的存在,努力解決爭端,合作開發東海資源,讓東海成為“和平與合作之海”。

日本方面尚未表態

據“中央社”5日報道,臺“外交部長”楊進添當天透露,“東海和平倡議”事先已告知日本,但日方還沒有表示意見。他說,這陣子因釣魚島問題使臺日爭議升高,情勢緊張復雜,當局因此提出相關倡議,“擱置爭議,還有很多事情大家可以合作”。“外交部”稱,由于東海區域位于太平洋海空交通樞紐,攸關亞太區域乃至世界安定與和平,為避免東海陷入不穩定狀態,東海爭議宜通過多邊機制,以和平對話方式解決爭端。

臺灣前駐日代表羅福全說,和平協議、擱置主權、利用海域,這是一個好方向。國民黨“立委”李鴻鈞說,日本內部也有和平處理釣魚島爭議的聲音,盼擱置爭議、共同開發;國民黨“立委”林郁方說,除宣示東海和平外,當局應有捍衛“主權”的決心。民進黨“立委”蕭美琴則說,釣魚島議題不是一方說了算,臺灣近來處理釣魚島爭議的做法,讓外界疑慮臺灣是否和大陸在共同面對,臺灣應提出有別于大陸的主張,并拿出處理問題的決心。

意在提升臺國際能見度?

馬英九的“東海和平倡議”引發廣泛關注。臺灣淡江大學助理教授黃介正說,東海議題牽涉美日安保條約,馬英九將釣魚島問題擴大到東海議題,向美日說明希望和平解決爭端,也是向大陸表達“中華民國對釣魚臺主權毫不退讓”。他說,馬公開說明立場,有助于提升臺灣在這個議題上的國際能見度,讓別人“有感”,釣魚島議題才有討論機會。淡江大學美洲研究所教授陳一新表示,臺灣處于大陸與日本之間,絕不樂見中日沖突升高;同時,東海問題又比南海問題單純,馬英九此時呼吁和平解決,不僅時機恰當,也有助于將“和平締造者”的角色轉化為“和平促進者”,預計美國將做出正面響應,各方也會就“擱置爭議”發展進一步的默契。陳一新還說,馬的和平倡議同時規避了大陸近來不斷提出的“聯合保釣”說法,為臺灣爭取更多空間。另據“中央社”報道,大陸學者時殷弘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東海和平倡議”具有建設性、合理性,契合時機,但若能強調“任何一方不能單方面改變現狀”會更佳,更能避免危機、遏制任何沖突。

臺灣《聯合晚報》5日稱,“東海和平倡議”是日本近日在釣魚島動作連連以來,馬英九首次對相關議題公開發言。分析稱,自釣魚島爭議升溫以來,馬英九被認為在保釣議題上作為不夠積極,此次對日本主動提出“東海和平倡議”這樣一個新概念,似乎是想在保釣上展現積極作為的一次重大宣示。▲

據臺灣媒體報道,馬英九拋出“東海和平倡議”,“外交部長”楊進添今天表示,事先已告知日本,但日方還沒有表示意見。

據“中央社”報道,釣魚臺列嶼近日再度引發相關各國爭議,馬英九上午出席活動致詞時,對釣魚島與其他東北亞領土爭議,提出“東海和平倡議”。

楊進添說,釣魚臺列嶼屬于“中華民國領土”,這陣子因釣魚臺問題,爭議升高,情勢緊張復雜,臺當局因此提出相關倡議,“擱置爭議,還有很多事情大家可以合作”。

“東海和平倡議”內容

第一,相關各方應該自我控制,不升高對立行動。

第二,相關各方應該擱置爭議,不放棄對話溝通。

第三,相關各方應遵守國際法,以和平方式處理爭端。

第四,相關各方應尋求共識,研訂東海行為準則。

第五,相關各方應建立機制,合作開發東海資源。”

(責任編輯:株洲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