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1967年7月19日,按專案組要求,彭德懷被送到北京航空學院接受批判,在一間大教室里,眾多的闖將們提出一個個令他不解而又心寒的問題:“老實交代你在朝鮮害死毛岸英的罪行!”

 

 

"文革"中彭德懷遭批斗(資料圖)

本文摘自《中南海人物春秋》,顧保孜 著,中共黨史出版社出版

7月,江青和戚本禹、陳伯達等人在人民大會堂接見韓愛晶等紅衛兵頭頭時,下達了批斗彭德懷的動員令:

彭德懷這個人被衛戍區保起來了,把他養得胖胖的,想干什么?為什么不批斗?老不批斗干什么?你們去找傅崇碧要人,就說是我說的!讓彭德懷到小將中接受批判教育。

戚本禹也在一邊加油打氣:

你們要彭德懷交代反毛主席的罪行,要他低頭認罪。他要是不老實,就對他厲害點,對他不能客氣!

他還在7月18日給彭德懷專案組訓話時說:

“毒蛇僵了,但沒有死,紙老虎彭德懷殺人不眨眼,他是軍閥,不要看他裝可憐相,如壁虎一樣,裝死,實際上沒有死,要打翻在地,踏上幾只腳。”

1967年7月19日,按專案組要求,彭德懷被送到北京航空學院接受批判,在一間大教室里,眾多的闖將們提出一個個令他不解而又心寒的問題:

“你為什么要反對毛主席?”

“老實交代你在朝鮮害死毛岸英的罪行!”

彭德懷不卑不亢,據理力爭,使造反派們無言以對。

說不過就打,韓愛晶走到彭德懷跟前,一把把他從座位上拉起,當胸就是一拳,其他人也蜂擁而上,一時桌倒椅翻。彭德懷被打倒后又被揪起來,接著又被打倒,連著多次。他們還摁著彭德懷的頭往墻上撞,使他頭破血流,昏暈過去。批斗會結束后,教室的門口堵著一堆人,彭德懷出來時,又是一陣拳打腳踢。他們一邊打還一邊喊著毛主席語錄:對敵人的憐憫就是對革命的犯罪!最后,彭德懷被抬上汽車送回衛戍區。

對這次批斗會,當時的原始記錄如此記載:

“昨天北航開了三四十人的小會斗彭德懷,會上打了彭德懷,打倒七次,前額打破了,肺部有些內傷,明天還要斗。”

“問韓愛晶為什么武斗,他說中央文革小組講不要武斗,但對群眾不要限制過多(不大武斗即可),并說總理的五條指示過時了,中央文革小組是最新指示,他們只聽中央文革的。”

北京衛戍區也在監護日記中記載:

“自19日參加斗爭會后,食欲大大減少,精神很苦悶進屋后就躺在床上休息,胸部疼痛,呼吸困難,不斷發出哎喲、哎喲的聲音。當晚不吃飯,不能吐痰,要他寫材料,他說現在不能寫,要不就殺頭算了。20日他的胸部疼的面積很大,而且也重了些,從床上起來很疼,也非常困難,起時需要哨兵拉一下,否則就起不來,經醫生檢查,胸部左右兩側第五根和第十根肋骨折斷,脈搏和血壓都有增加。”

北航批斗會后,彭德懷的問題公開化了,《人民日報》選登《解放軍報》的批判文章,公開點了彭德懷的名。7月26日下午,北航紅衛兵和地質學院的紅衛兵聯合在北航操場舉行約10萬人參加的批彭大會,張聞天等人也被拉來陪斗。

批斗會議舉行前,周恩來曾指示衛戍區解放軍戰士保護彭德懷,一不能打人,二不能彎腰,三不能侮辱。但紅衛兵根本不理睬這一套。

批斗會上,彭德懷和張聞天的脖子上掛著一個又大又重的牌子,上面用黑體字寫的名字全部被劃上“×”,他們低頭彎腰,任憑批斗者捏造罪名,而且不能申辯。批斗會結束后,他和張聞天等人又被強制從人群中兩人相對、平舉雙手筑成的狹巷中低頭穿過,遭受顯示人們義憤的各種方式的折磨,有人朝他們拳打腳踢,有人向他們吐痰,使他們滿頭滿臉青包紫塊和唾液口水長時間折磨使他們走不到一半就癱倒了,嘴里渴,要求喝水。

這還沒算完,韓愛晶還倚仗人多硬從衛戍區警衛戰士手里搶走彭德懷,拉胳膊拖腿地擁上卡車開到城里游斗,彭德懷的身上又多了爛紙片和西紅柿汁。兩個多小時之后,可憐的彭德懷已不能走路,不能進食,只能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但這僅僅是個開始。

國慶節剛過,彭德懷被拉到北京師范大學批斗,會后又送到工人體育館被“首都無產階級革命派”聯合組織批斗。一時間,批斗彭德懷成了時髦,各個單位你爭我搶,以致兩個月不到,彭德懷就被斗一百多場。可彭德懷一點也沒讓步,他不屈不撓的頭一次次被按下去,又一次次昂起來;他倔強的身軀一次次被推倒,又一次次站起;他憤怒的吶喊一次次被截斷,又一次次響起來直到他的身體和精神接近崩潰邊緣

這期間,他所在的監護所也不停地變換,那是為防止他與警衛戰士建立感情的措施。他先被送在五棵松,后轉到羅道莊、什坊院、木樨地政法干校,最后被送到301解放軍總醫院。此時的彭德懷已被診斷為直腸癌。

與此同步,彭德懷問題專案組也加緊了工作,并于1970年9月17日向黃永勝呈遞了《關于反黨頭目里通外國分子彭德懷罪行的審查綜合報告》,報告中說:

“彭德懷一貫反黨反毛主席,里通外國,罪行累累,證據確鑿,在被審查期間,態度不老實,時常出爾反爾,我們建議:撤銷彭德懷黨內外一切職務,永遠開除黨籍,判處無期徒刑,終生剝奪公民權利。”

黃永勝大筆一揮,寫上“同意”二字。彭德懷的命運就這樣定下了。

一個在革命最危急的時刻拋棄了高官厚祿加入中國共產黨、投身革命并且忠心耿耿的人,居然在革命成功后失去了做黨員的權利!一個為締造新中國血雨腥風幾十年,南征北戰,立下赫赫戰功的元帥,居然在新中國永遠失去了做公民的權利!

轉播到騰訊微博
紅衛兵闖將指責彭德懷在朝鮮害死毛岸英
(責任編輯:株洲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