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門長優獲悉,河北省近日印發《河北省關于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實施方案(2019-2020年)》(下文簡稱《方案》)。《方案》提出,落實帶薪休假制度,鼓勵錯峰休假和彈性作息,在有條件的地區探索實施周五下午加周末的“2.5天小長假”政策措施。
    河北出臺《方案》,目的是“加快破解制約全省居民消費最直接、最突出的體制機制障礙,培育新的消費增長點,增強消費對經濟發展的基礎性作用,保持全省經濟平穩健康發展”。但這一切的前提是民眾有出行時間,否則,再完善的體制機制都是在做無用功。
    客觀而言,河北提出“2.5天小長假”并非首創,相關概念不僅在數年前就已經被提出,而且全國多地皆出臺過類似規定,但從民眾反饋以及相關部門的情況通報來看,收效甚微。錯峰休假以及“2.5天小長假”,盡管看上去很美,但離真實落地還有很長距離。
 
    大多數人出行還是扎堆于為數不多的黃金周以及小長假。假日經濟所表現出的短暫性、集中性和爆發性等特點,導致黃金周變“黃金粥”,道路擁堵、景區人滿為患,出行體驗大打折扣。而且游客出行時間高度集中、重合,也容易造成景區的過度開發與資源浪費。為了應對集中到來的游客,景區必須投入大量資源,完善基礎設施,可一旦高峰結束,大量設備就處于閑置狀態。
    錯峰休假則是緩解上述種種弊端的最好藥方,一直在呼吁、在鼓勵,卻遲遲得不到高質量落實。這不禁讓人發問,這一好政策的落實究竟難在哪兒呢?
    錯峰休假主要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民眾有足夠的休假時間,可以自主選擇錯開高峰休假與出行,另一類則是某地政府部門可以根據地區實際,區別其他地區以及全國性的假期,安排本地民眾錯峰休假。
    實現第一種情形的錯峰休假,主要依靠帶薪休假制度的落實。帶薪休假是最為靈活的休假方式,職場人士可以自主決定休假時間。經過多年呼吁,以及相關法律法規的完善,帶薪休假意識已經逐漸深入人心,制度保障也越發完善。但帶薪休假落實較好的主要是政府機關以及事業單位,在部分民營企業還有進一步提升的空間,而這也是職能部門在下一階段需加大力度的領域。
    第二類錯峰休假形式,則有賴政府層面的制度安排。如部分地區推行的周五下午加周末的“2.5天小長假”,以及類似于廣西在“壯族三月三”等民族傳統節日劃定了長假,杭州舉辦G20峰會、北京舉辦APEC會議時,有條件的單位都進行了錯峰休假,這些休假模式取得了良好效果。
    “2.5天小長假”不僅增加了民眾可自由支配的假期時間,使得出行安排更加靈活,也進一步增加了旅游目的地住宿、餐飲等方面的收入;傳統節假日、重大活動期間的錯峰休假在為重大活動舉行營造良好環境的同時,也滿足了民眾的出行需求,可以一舉多得。
    但是,除了廣西、杭州、北京等少數區域,多數地區在政府部門推進落實錯峰休假上,還停留在政策鼓勵層面,真正出臺規劃使之落地的少之又少。此類假期相較于國家法定假期,缺少剛性規章條例保障,而如果又不像“壯族三月三”、杭州G20峰會、北京APEC會議具有較高的認同度,僅通過呼吁與鼓勵,很難達到實現錯峰休假之目的。
    因而,在落實錯峰休假方面,除了要出臺相關規定在政策層面鼓勵倡導外,更應有具體與整體性的規劃來確保落實。如將錯峰休假的安排與本地傳統節日、地方特色活動相結合,一方面能帶動地方特色旅游產業的發展,另一方面也能提高假期的認同度,激發用人單位與民眾享受錯峰休假的熱情。而且這種整體性的規劃,在經過充分論證與試點基礎之上,完全可以上升為地方層面的條例與法規,使其具備一定的強制性,再輔以一套可操作的落實細則,就能最大程度上實現錯峰休假口惠實至。
    總之,落實錯峰休假,提升民眾生活質量與出行體驗,僅有鼓勵與倡導遠遠不夠,還須有實實在在的科學規劃和剛性制度作保障。如此錯峰休假,方可蔚然成風,從而惠及民生,為經濟發展注入強勁動力。

(責任編輯:株洲新聞網)